【凤凰网报道】传承百年后,花饽饽有了新活法

发布时间:2019-12-20 10:03:46   点击次数:456   栏目:媒体报道

  在胶东地区,不论逢年过节还是婚丧嫁娶,抑或是老人庆寿、学子应试、乔迁新居,花饽饽是必不可少的,做花饽饽是胶东妇女们代代传承的手艺。花饽饽也因此成为胶东地区民俗文化艺术的代表,蕴含着浓厚的人文情怀和强烈的艺术色彩。

  千百年来,胶东各地的花饽饽衍生出的种类繁多,威海“吉昌”花饽饽就是其中优秀代表之一。这一传承百年的老味道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发展,尤其是经第五代传人孙海燕的手后,近几年声名鹊起。孙海燕自身是国家高级营养师,还是工艺美术设计师,她把传统、时尚、营养等元素糅合在一起,把花饽饽做成了好看好吃又有营养的工艺品,且推出因人而宜的“私人订制”,即便是她不开网店,花饽饽照样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飞向全国各地乃至日韩、欧美。

  

【凤凰网报道】传承百年后,花饽饽有了新活法(图1)


  孙海燕在制作花勃勃

  不经意的一“面”之缘

  “最初,就是一帮喜欢美食的吃货老饕们想‘以面会友’的小圈子交流。”说起妻子孙海燕的成功之路,马骋忍不住先说了句大实话,“没想到就象滚雪球一样却一样圈子越做越大,就做成了生意,以致于从五十平米的创意面点工作室做成了现在的颇具规模的食品公司。”

  现年51岁的孙海燕曾是威海刺绣厂的美术工艺设计师。早在1995年,她就和同为刺绣美术工艺设计师的丈夫马骋双双辞职下海。夫妻俩做过多年的服装贸易,也曾利用自身的美术功底设计创立过自己的服装品牌,十几年前又转战餐饮业。

  孙海燕的另一个身份较为惊人——威海“吉昌”花饽饽的第五代传承人。

  

【凤凰网报道】传承百年后,花饽饽有了新活法(图2)


  刚出锅的花勃勃。

  威海“吉昌”花饽饽始自清朝同治年间。当年,文登商人李吉德创立“吉昌粮肆”字号,并将胶东花饽饽卖到了天津,其妻子李张氏自创了一套做法,蒸出的花饽饽样式精美、口感松软,深受百姓喜爱。李张氏的花饽饽由于工艺独特、造型精美,在官府祭天活动征集的祭品中独树一帜,并获得时任文登知县的赞赏,由此“吉昌”花饽饽的美誉便流传开来。

  制作“吉昌”花饽饽的技艺是母女相传,历经百余年后,这一手艺有序传承给了孙海燕。如今,她也把手艺传授给了女儿和外甥女。

  虽然从小就跟着母亲做花饽饽,但把“吉昌”花饽饽做成生意还从来不是她的选项。求学、成为端“铁饭碗”的工人、经商,这些人生历程跟花饽饽毫不沾边,即便是在2009年母亲把“吉昌”花饽饽的技艺倾囊相授后,孙海燕也没有想到能把它发扬光大,“最初的想法,就是保住先人传下来的手艺。”

  几年前,孙海燕考取了国家高级营养师。没事的时候,家里的这位营养师便负责为家人制作营养美食。有一次,孙海燕萌生了一个想法——给年迈凡人父亲做营养早餐天天不重样。于是,她就坚持每天做,并把早餐的照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没想到经朋友转发后,她竟然火了成了网红达人!马骋说:“我们学工艺美术的人都有这个职业病,那就是讲究搭配什么样的美食就得配什么样的美器,这一年她光买盘子、碟子就花了一万多块钱,攒满了三个橱柜。”

  成为网红,令孙海燕始料未及,越来越多的人联系上她,有人要拜师学艺,有人则要订购她做的美食饽饽。这也促使孙海燕想把传统胶东面点,尤其是祖传的“吉昌”花饽饽做得更好,她索性把生意推给丈夫一个人打理,自己则到各处去学艺,“去过河南、山西、陕西这些面食大省,也常去荣成、文登、招远、栖霞等地的农村找一些老人学做花饽饽。”农村妇女不懂得系统传授,孙海燕大量订购并且要求全程观摩参与,跟着农人家睡大火炕吃大锅饭,边帮人家做边学习。

  像海绵一样吸取各地的花饽饽技法手法,孙海燕便结合祖传的“吉昌花饽饽”技艺在家里不断操练,“才仨月,就把家里‘糟蹋’的不像样,但是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独到的面点风格。”2016年底,孙海燕在新威路租了一间门店,专门在此研究制作花饽饽。身为国家级高级营养师,孙海燕懂得如何把面食做得富有营养,而十几年年的工艺美术设计功底也让她把花饽饽做得花样繁多且匠心独具。这里原本是她跟吃货朋友们“以面会友”的所在,但正如她的营养早餐一夜之间成为网红一样,精美的花饽饽经过互联网的迅猛传播后,拜师者、求购者纷至沓来,“磨爱麦”创意面点工作室便应运而生。

  花饽饽受欢迎的程度远远超出了孙海燕的预期,随着生意越来越多,生产规模扩大,雇工也从有到无,至今已有8人,威海磨爱麦食品有限公司也随即注册成立。今年3月份,孙海燕把公司从新威路搬到了更为宽敞且有着浓郁传统文化氛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基地威高民俗文化邨。

  

【凤凰网报道】传承百年后,花饽饽有了新活法(图3)


  “磨爱麦”车间里,孙海燕和工人们在一起工作。

  老手艺有了新活法,火了

  在这个不断加速的时代,各种商品从流水线上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而在“磨爱麦”的车间里,比拼的是创意,而非一味地扩大产量,这也正是“机械复制”商品因为所缺少的人文情怀和所无法睥睨的所在。

  磨爱麦食品有限公司旗下的“吉昌”花饽饽、“磨爱麦”两个品牌的花饽饽以高精面粉面粉、鸡蛋、海鸭蛋、农家小磨花生油等为主要原料,工序繁琐,从调面、塑形、蒸制,有着一套严格的工艺,它与其他花饽饽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其发面的引子。

  “吉昌”花饽饽的发面引子,颇有些神秘色彩。孙海燕说,每年农历七月七的时候,他们把山泉水端回家,加上小米面揉成团,再加上山上的一种植物做一个铺盖,然后放在阴凉处,每天晚上翻一次,翻七次以后封存成米曲, 一直等到重阳节的时候,再把它取出来 加上石磨压出来的大米面,放在锅里煮,再把米曲放在锅里一起搅拌均匀,再放到坛里发酵,等到农历十月初一再取出来,再加上大米面,揉成团,放在阴凉处晾干,最终成为引子。因为这种引子的制作工艺太复杂,制作时间也长,所以不能量产,但它却是“吉昌”花饽饽特色的最主要的部分,用它制作的饽饽吃了不烧心,口感特别绵软,而且有股特殊的面香味儿。

  美味与健康并重,是孙海燕始终坚持的。花饽饽上的各种图案五颜六色,均是用果蔬榨汁染色而成,绝不是化学染料矿物质颜色。目前不少花饽饽厂家也用果蔬汁增色的方式,但作为工艺美术师的孙海燕显然比别人更懂得如何调制颜色和色彩的运用,“果蔬汁不可能让你得到所有的颜色,但我们学过美术的人都知道怎么调色,比如我在果蔬汁里加啤酒、牛奶、蛋黄、蛋清,就能得到别人弄不出来的颜色了。”用果蔬汁做染料的另一个难以掌控的问题是易变色,但这些在孙海燕这里不是问题,她反复试验掌握了一套蒸制的时间和火候,以确保颜色亮丽如新。

  “磨爱麦”制作的花饽饽为客户应时而做、应事而做、应节而做、应人而做。这些并不难理解,很多食品公司都推出了“私人订制”,但“应人而做”即便是在很多巧手妇人那里却做不到,“比如说有的人患有糖尿病,不能吃糖,你怎么保证花饽饽既甜却又不含糖?在营养师眼里,这就不是问题,所以我就选用木糖醇来替代糖,比如定制的顾客要求有特殊的设计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得心应手的。”

  孙海燕和马骋很谦虚,把同行们尊称为“老师”,“大家都各有所长,人家做得东西我们不一定能做的比人家好,但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比如说,在营养方面,我们的花饽饽是营养师因人而宜量身定做的;在造型上,这是我们两个美术师凭着几十年的功底创作的。”马骋特意解释说,“比如说大家的花饽饽上都有条龙,顾客看谁的都觉得好看,但当他把这些花饽饽摆在一起,谁的造型好立马就显现出来了,这就是美术师和巧手妇人的区别。”

  

【凤凰网报道】传承百年后,花饽饽有了新活法(图4)


  百寿桃,内有99个子孙桃。

  

【凤凰网报道】传承百年后,花饽饽有了新活法(图5)


  凭着营养师和美术师的双重身份,孙海燕对花饽饽的营养构成上精心配比,创意造型更是独具匠心,她创作了婚礼喜庆系列、开业庆典系列、养生食品系列等十大系列的数百种产品,把传统食品升华为糅合了民俗、健康、营养的创意美食。比如百寿桃,这种被夫妻俩自发研制出来的寿桃不仅有大寿桃,还配有99个小寿桃,内含大寿桃其中的小寿桃唤作“子孙桃”,寓意着子孙满堂,两者相加是整数100,则寓意着祝老人长命百岁。

  去年11月份,一位远在济南的先生就看中了百寿桃,他要为一位在内蒙古的百岁老人庆生,为此特意打电话来定制了一个。这种寿桃特别考验手艺,单是4.8斤重的大寿桃就颇费力气,子孙桃更是考验做工的精细,因为只有红枣般大小的子孙桃只有六七克重。做一个百寿桃就得大半天的时间,它的价格自然不菲,孙海燕报价是788元,岂料对方来了一句“不好,799元吧。”这还不算,原本是要通过快递公司发货,但这位先生就是不放心,硬是从济南驱车赶来,亲自把百寿桃装上了车,之后连夜驾车赶赴内蒙古贺寿去了。

  花饽饽还能飞得更高更远

  孙海燕和她的“吉昌”花饽饽成名于网络,但孙海燕并没有开淘宝店,也没有开办过推广的公众号,她只是把作品上传至朋友圈便引得好友们纷纷转发,继而便有客户主动上门求购。“朋友圈拉来的订单能占70%,人家来订货,我们询问一下干什么用,给谁吃,再给一些建议,商量好之后接着就做,再通过快递发出去。”

  去年春节前一个月,孙海燕早早地就拒接订单了,“之前的订单都干不完了”。春节前的这些订单就有60多万元,夫妻俩再加上几个工人天天从早到晚地忙碌才总算完工。

  今年的端午节,孙海燕又推出了新产品——端午“福”“旺”粽。这种创意粽子用面粉取代了粽子叶,“大家都知道粽子叶不能吃,但剥开粽子叶,总会有米粒、馅沾在叶子上,扔了可惜,却也不至于去添叶子,还弄得一手黏糊糊的。”马骋说,“我们的粽子外面是绿色蔬菜汁染色的面,里面还是糯米和各种粽子馅,你拿过来直接吃就行,好吃还不沾手。”粽子上还印有“福”“旺”的字样,这更是粽子叶不能实现的传统文化符号。

  这种“福”“旺”粽一面世,大量订单随即涌来,“磨爱麦”又立即进入了“备战”状态。

  孙海燕早就摒弃了“母女相传”的家规,为了使“吉昌”花饽饽更有生命力和影响力,她对求学者倾囊相授,至今已经授徒30多人,她们近的在威海本地,远的则来自台湾、浙江、陕西、甘肃等地。如今,她们也在各自所在的城市把胶东花饽饽开枝散叶。

  孙海燕传承了“吉昌”花饽饽,也发展了“吉昌”花饽饽,让这门老手艺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有了新活法,“吉昌”花饽饽不仅远销至全国各地,甚至飞到了日韩和欧美国家。

  孙海燕说:“我们都觉得花饽饽的市场空间巨大市场价值非常大,不是几家公司能够覆盖的庞大市场,如何发展如何壮大一直都是我们在思考和探索的命题。”他们夫妻俩在扩大发展和新旧功能转型的道路上一直在探索一直再前行。(齐鲁壹点记者 陶相银)

来源:凤凰网报道